起底網絡付費刷課灰產:一門課僅需數元 可代考客觀題

起底網絡付費刷課灰產:一門課僅需數元 可代考客觀題

2021年10月08日 06:44:31
來源:法治日報

□ 本報記者  韓丹東

□ 本報實習生 楊蕙嘉

“什麼軟件?刷幾科?有測試嗎?”

當黑龍江某大學大一學生王楊(化名)在學長的介紹下首次聯繫刷課代理時,對方僅簡單地問了這幾個問題,然後向他要了學習通的賬户和密碼,説“先不用付錢,刷好我告訴你,到時候付8元就行”。

一天半以後,王楊看到慕課(學習平台)上自己計算機基礎課已經刷好——這次刷課服務讓他頗為滿意。“我們平時作業量挺大的,根本沒時間看節奏這麼慢的網課,學校又要求必須完成一定的課時,只能找人代刷。”王楊告訴《法治日報》記者。

像王楊一樣購買過刷課服務的學生不在少數。據警方通報,僅2019年至2020年,全國範圍內購買刷課服務的學生就超過790萬人,刷課數量逾7900萬科次,涉事刷課平台的下線代理人超過10萬人,其中大多數是在校學生。

部分網課質量不佳

學生選擇花錢刷課

“網絡課程內容性價比低,老師們最重視的還是平時線下課的考勤、作業、期末的考試成績,網絡上的課程內容做做題就行了,代刷也可以幫忙做線上課的章節小測。”陝西西安某大學學生李某直言不諱。

據瞭解,各高校在一些網絡教學平台上都開設有網絡選修課程,或憑藉網絡課堂平台佈置部分課堂作業,學習平台中學習通、慕課、知到、優學院等較為主流,其中專業課和選修課是刷課服務的主要目標。

採訪中,哈爾濱、西安等多個城市的大學生均表示有過購買刷課服務的經歷,一科5元至20元不等。學生們選擇找人代刷網課的原因主要有三種:一是網課通常是選修課,且節奏慢,不符合自己的學習進度和計劃,所以不想浪費時間自己刷課;二是對學習不上心,或者對有些課程不感興趣,根本不願意聽課,只為了拿到相應的學分;三是時間緊任務重,不得已找人刷課,比如臨近期末找人突擊刷課。

記者在微博上以“學習通刷課”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後,看到了不少網友的吐槽,如“明天考試,今天課還沒刷完”“每天不是刷課,就是在刷課的路上”等。

記者以需要代刷為由聯繫了一家號稱主要承包學習通、知到、優學院3個平台刷課服務的服務商,瞭解到代刷課每科2元至6元不等,分為快刷和慢刷,最快的兩小時即可刷完,慢刷可根據學校要求,測試、視頻都可以代刷。“學習通包視頻、測試及考試,基本分數95+;知到、智慧樹包平時分、見面課、測試及最後的考試,基本分數95+。”

這麼“便宜”的價格,商家如何贏利?一位刷課代理告訴記者,刷課服務屬於薄利多銷。在整個鏈條中,刷課代理擔當刷課網站和客户之間的中間商,幫助刷課平台招攬顧客。隨後,刷課平台工作人員會在刷課平台開通賬户,按照步驟輸入賬號、密碼等信息,後台會自動進行刷課,工作人員不需要再進行其他操作。

據介紹,代刷服務可以代刷的只限於視頻時長和題庫中的客觀題,需要思考的主觀題以及題型變通的英語、數學無法代刷。

一位提供刷課服務的商家在關於學習通軟件的注意事項中稱,代刷服務可幫考的只限於學習通題庫生成的考試,主觀文字題和教師在學習通上安排的考試,代刷服務不能代考,需要顧客自己完成。

“學習通所有習題都是有題庫的,遇到測試代碼就自己進去迭代搜出來直接往上套,關鍵詞信息檢索。”李某説,刷課服務中的答題服務,大多是依靠技術代碼在題庫中檢索完成的,題庫外的題目無法通過代刷作答,所以不少商家都明確表示,“主觀題和冷門科目以及英語、數學不刷”。

採訪中,記者在一位刷課代理的賬户中看到,下單界面中各平台的刷課服務都標註了“批發價”,價格比該代理對外的售價低了很多,而且銷售時快刷價格和慢刷價格相差很大,但在批發價裏,知到、智慧樹、超星、學習通的快刷價格和慢刷價格都僅為0.6元一科。

“例如學習通,我們賣給客户就4元至6元一科,掙3元至5元。有時候為了吸引客户髮網上替我們宣傳,還可以打折,客户2元至3元也能買到。其實一點也不貴,並沒有‘坑’客户。”這位刷課代理説道。

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刷課代理不少為在讀大學生,身邊同學都是潛在客户,甚至都不需要總代理提供客户羣。

跑步納入體育成績

代刷服務應運而生

採訪中,記者發現除了刷課服務,有些商家還可以提供跑步代刷服務。

原來,很多高校為提高學生身體素質會要求學生跑步鍛鍊,不同學校要求的公里數和路線不同,而且跑步數據大多被納入體育成績中。然而不少受訪學生反映,龍貓校園、步道樂跑、運動世界校園等多個高校跑步軟件都存在記錄不上、記錄不準的情況。

記者觀看這些App的評論也發現,有不少人反映軟件功能不完善,如“熄屏就沒有記錄了,來消息劃一下又沒有記錄了”“每次都網絡異常,學校還非讓用,到處都是bug”等。

因為跑步數據會影響成績,加之軟件存在尚不完善的問題,跑步代刷業務便應運而生。

“我們要求一個學期跑完72公里,這在期末體育成績中佔10分,不要求速度。”今年剛從東北大學畢業的劉同學向記者回憶説,他們學校對於跑步要求挺人性化的,問題在於使用軟件不靈敏,“有時記錄很不準確,等於白跑了”。

北京印刷學院一名讀大四的學生告訴記者:“大一剛開學的時候有陽光體育跑,規定每學期刷多少公里數,後來老師發現代刷變‘產業’了,就把這個取消了,我覺得老師非常明智。平時我也會跑步,只是想按自己的路線和規劃跑,不想被限制路線和公里數。”

記者就此問題採訪了北京一位高校老師,這位老師告訴記者:“我們的初衷是讓學生跑步鍛鍊,現在成了一些人的賺錢工具,這肯定不行。我們會通過課堂以及其他方式督促學生運動,不會再採取這種打卡跑步了。”

隨後,記者在各購物平台上搜索跑步代刷服務時看到,某店家使用可控變速智能搖步器代刷價格為1.5元每公里,並且保證不會被檢測出作弊。“但是一天只能跑一次,早刷早安心。”這位店家對記者説。

線上教學成為常態

刷課產業鏈須治理

為何會出現代刷課現象?

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,代刷課現象的出現,反映出一些學校線上所開設課程並沒有得到學生的普遍認可。從時間和收益角度來看,學生認為該課程價值不高,或者無法滿足其價值需求,所以會找人代刷。

在上海恆衍達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豔輝看來,網絡付費刷課產業鏈形成主要有三方面原因:互聯網的發展使得線上教育教學的模式逐漸普及,龐大的線上課程規模使不法分子嗅到了商機;2020年初以來,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線上教學成為教育常態,線上線下教育相結合的模式逐漸成為當前的趨勢;一些地方的教育部門對於線上教學的質量把控並不嚴格,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。

針對這個現象,儲朝暉認為,學校需要反思和深入思考該課程的質量;減少付費刷課要從根源着手,即降低付費刷課需求,要讓學生認為課程是有意義的;對於付費刷課產業鏈可進行一定規範,第三方組織者應當承擔一定責任。“但是隻從技術層面解決問題效果甚微,還是要從提高課程質量着手。”

記者採訪中發現,除了學校網課,其他職場課堂的刷課服務也層出不窮。對於一些社會人員,如公司員工、公職人員在培訓時使用代刷是否違規?王豔輝認為,公司員工、公職人員等購買刷課服務後,不用付出努力就可以獲得高分或相應的成績,對其他同事具有明顯的不公平性,違背了民事法律中的公平公正原則,而這種投機取巧的方式也違背了公序良俗,嚴重影響社會的公共利益。對於提供這類服務的人來講,破譯軟件等行為不僅可能涉嫌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,情節嚴重的還有可能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。

王豔輝建議,加強對使用網課人員,尤其是學生的教育,使其認識到這種投機取巧不勞而獲的行為是正確價值觀所不提倡的,從根本上杜絕這種行為的發生;教育部門加強對網課的管理,從技術上及制度上嚴厲打擊這種現象,一旦發現應當給予相應的懲罰;有關部門應當及時完善相關法律法規,明確代刷課行為的定罪量刑標準,讓不法分子受到法律的制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