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駁虎:病毒外溢至黑龍江?十一前福建這波疫情還能結束嗎?

唐駁虎:病毒外溢至黑龍江?十一前福建這波疫情還能結束嗎?

2021年09月21日 20:30:46
來源:唐駁虎

文/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

核心提要:

1.本輪福建疫情檢出感染人數已累計408人,超過了去年7月北京新發地疫情。病例分佈結果顯示,僅靠密接追蹤無法迅速、完整跟蹤D毒株。但從檢出至今10天的篩查情況來看,疫情侷限在閩南區域,溢出風險較低。在及時、有效的防控措施下,福建疫情預計將於國慶節前結束。

2.9月21日,黑龍江哈爾濱報告的首例新增感染者,於14天前從江西返回哈爾濱。從時間推斷,該感染者基本不可能是在江西被福建外出人員傳染。根據近來的一般規律,其應該是正常接觸了剛回國、已隔離28天以上的友人。

3.在福建疫情起源中心莆田,又有一例解除隔離後才發現的境外輸入個案。該患者自開始隔離到檢出陽性,已經過了26天。個例的超長隱蔽期不在少數。有時按規定解除隔離後,還會造成新的傳染,應想出歸國管理新對策。

9月21日中秋節,國內疫情再次牽動億萬人關注。

廈門183例,多管齊下追病毒

至9月20日,廈門本輪疫情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83例,其中同安區166例,海滄區6例,思明區10例,湖裏區1例。

廈門疫情呈現出以同安區吳某付(1號)、梅某斌(47號)的兩大傳播中心。

1號感染者吳某付(女36歲)是莆田仙遊協勝鞋業首位被感染員工王某某(女39歲)的親屬。

吳某付9月4日、5日利用週末回莆田,與王某某有過接觸。

9月6日乘坐動車返回廈門,繼續在廈門同安區新民鎮晨明工藝品公司從事車間管理工作。

從9月6日到12日檢出核酸陽性期間,吳某某接觸的車間作業及管理人員較多,造成了多人感染的聚集性疫情。

至9月15日,首例吳某付及其密接關聯病例共57人。

其中42人為同事關係(晨明工藝品),15人為吳某付的密接確診同事的家人或其他密接。

而47號感染者梅某斌(男44歲),住同安區新民鎮梧侶村。

梅某斌的工作地毗鄰晨明工藝品公司,9月15日經重點篩查發現。該傳染羣組近日新增較多。

至20日,同安區共檢出166例感染者。遠離同安的海滄區6例,廈門島內的思明區10例,湖裏區1例。

在同安區新民鎮的兩個感染羣組外,還有相當比例的感染者,是通過全民核酸篩查、主動重點篩查,以及發熱門診發現報告的。

至17日,廈門市完成第一輪全民核酸檢測。共檢測出29份混管陽性樣本,27份來自同安,1份來自湖裏、1份來自思明。

至19日,廈門市完成第二輪全民核酸檢測,共檢測出17份混管陽性樣本,16份來自同安,1份來自海滄。其中發現27例感染人員,26人位於同安,1人位於海滄。

20日,廈門在一天時間內完成500多萬人的第三輪全民核酸採樣工作,創造了廈門速度。

另外,思明區廈大一附院後勤人員及其關聯病例共4人,測序結果顯示與首例吳某付高度同源,流行病學聯繫未知。

在發熱門診被動發現及其關聯病例共11例,其中7人為發熱門診就診患者,4人為患者家人。

以上數據和事實説明,僅靠密接追蹤,是無法完整、迅速追蹤隱祕傳播的D毒株新冠病毒的。

必須多管齊下,密接追蹤、重點篩查、全民核酸混管篩查、發熱門診哨點一齊發揮作用,結合區域封控,才能徹底查清隱祕感染者,把追蹤速度趕上病毒傳染的迅疾速度。

正如廈門新聞發佈會所説,“我們太陽很大,大家都不容易。我們看到,汗流浹背的市民朋友,與汗如雨下的醫生護士,彼此説謝謝。把生活的魔方擰回原位,我們越快越好。”

福建疫情追蹤可控

至9月20日,毗鄰莆田的泉州本輪疫情累計報告確診病例25例,其中與仙遊鎮緊密相連的泉港區18例(11~16日檢出,之後未檢出)。

剩下的都是廈門、莆田報告並追蹤的關聯病例。泉州的情況比較穩定。

泉州鯉城區14日追蹤發現1位從廈門同安區返回的工藝品公司員工。至今未報告相關感染。

安溪縣龍涓鄉長新村這兩天發現一家4例,65歲的爺爺肖某9月6、9、10日隨女婿到廈門廈大一附院血液科就診,居住在集美區女兒家中。11日返回安溪。

肖某應該是在廈大一附院就診期間感染,回家後傳染了家人(老伴、2個孫子)。

晉江市陳埭鎮19日報告2例,但實際上12日已經隔離。

足浴城員工廖某(男34歲)9月8日下午自駕到莆田接兒子回陳埭。9日一家四口自駕到廈門眼科醫院,當天返程。

12日上午到醫院核酸採集點,下午因兒子核酸初篩陽性,一家四口當即集中隔離。足浴城同事當晚也集中隔離。

至19日,廖某、同事易某(女39歲)核酸陽性並確診,轉運至定點醫院隔離治療。

比較特別的是,泉州各地的確診病例,都轉運到莆田、廈門的定點醫院,一起集中隔離治療;

這大概是為了集中資源,避免多醫院治療,增加感染外傳風險。

至9月20日,本次福建疫情的爆發點莆田仙遊共檢出了186例確診、3例無症感染者,都集中在楓亭鎮,近日新增檢出感染者在逐步減少。

在仙遊楓亭鎮之外,14日莆田的荔城區報告1例。19日莆田的秀嶼區醫院檢出本院關聯感染者3人:

35歲護士楊某、47歲職工餘某,以及餘某86歲的岳母何某。這條傳染線的路徑尚有待明確。

另外,9月15日,漳州醫院發熱門診報告1例感染者何某。經查,何某為返回漳州的同安區湖裏工業園某服飾公司員工,感染來源為同事。

15日下午6時,何某因喉嚨痛、低燒到發熱門診就診。核酸確診後,17日集中隔離的丈夫查某(39歲)、女兒查某(4歲)也確診。

目前漳州共集中隔離144人。而莆田、泉州、廈門三地已分別集中隔離觀察4453、607、370人。

總的來説,本輪福建疫情集中在莆田仙遊縣楓亭鎮(含鄰近的泉州泉港區界山鎮)、廈門同安區新民鎮兩地爆發。

福建其餘零散感染者都是密接者對外擴散的結果,主要集中在廈門的海滄,以及島內思明、湖裏兩區。

雖然本輪福建疫情檢出感染者累計人數已達408人,超過了去年7月北京新發地疫情。

但是從檢出至今10天的篩查情況來看,疫情侷限在閩南區域,溢出風險較低。

福建各地的密接追蹤、通報協查機制相當得力,省外各地的追蹤,已經涵蓋了二次密接(密接者的密接者)。

在福建各地採取及時、有效的防控措施下,福建疫情預計將於國慶節前結束。

黑龍江新增1例

9月21日,黑龍江哈爾濱市巴彥縣第二人民醫院(興隆鎮)報告新增新冠感染者1例江某,並當即通報。

目前哈爾濱方面公佈的流調結果,已經追蹤到14天前的省外:

9月7日,在江西吉安市乘坐G492高鐵(贛州西-北京西)到南昌,從南昌乘坐川航3U8266航班到達哈爾濱機場。

9月7日—9日,道里區中央大街君逸酒店。

9月8日,道里區中央大街老廚家,索菲亞教堂外廣場,南崗區哈西萬達金街大碗麻辣燙,子不語劇本殺。

9月9日,南崗區金爵萬象眾創書店,子不語劇本殺。

9月10日,南崗區子不語劇本殺,道里區羣力冬日假日酒店。

9月11日,自駕回到巴彥縣興隆林業局利民家園。

9月12日,巴彥縣興隆鎮蜜雪冰城,小酒館鐵鍋燉。

9月13日,巴彥縣興隆鎮紅事會浴池。

9月14日,巴彥縣興隆鎮剛子燒烤,燁竹園飯店。

9月15日,巴彥縣興隆林業局明順酒樓。

9月17日,自駕到南崗區哈西萬達金街大理米線,金爵萬象密室逃脱,桔子水晶酒店。

9月18日,道里區斯美諾醫美整形醫院,南崗區凱德廣場,桔子水晶酒店。

9月19日,自駕回巴彥縣興隆林業局,名洋燒烤。

官方流調一出,很多人問:怎麼感染的?

是不是在江西被福建外出人員感染的?

首先説,這不太可能。莆田疫情,從歸國人員林某8月26日回到家中,進行居家健康管理。先在8月底感染了家人。

然後分別通過兒子林某某就讀的鋪頭小學、妻子吳某某工作的協勝鞋廠對外擴散。

最早的林家之外成人感染者,是吳某某的工友王某某(女39歲),9月4日出現身體不適。

同時廈門同安區新民鎮工藝品公司員工吳某付(女36歲),9月4日、5日利用週末回莆田,與王某某有過接觸。

被感染後,病毒在9月6日帶到了廈門。

莆田仙遊縣楓亭鎮、廈門同安區新民鎮兩地的感染者,相關密接軌跡,都經當地疾控調查隊伍,向外地發出通報協查。

9月7日中午就離開江西吉安的江某,基本不可能是福建相關疫情的感染者。

所以,根據近來國內疫情的一般規律。她大概率還是正常接觸了剛從國外歸來,結束了老家集中隔離(14+7=21天),甚至已按規定結束居家隔離(14+7+7=28天),甚至更久,期間歷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的友人。

實際上,就在福建疫情的起源中心莆田,就在21日又發現了一例解除隔離後發現的境外輸入個案。

張某某,男,27歲,8月26日-9月2日在印度尼西亞集中隔離7天后,9月2日從印度尼西亞乘飛機入境福州(廈航MF856航班),入關後即進行集中醫學觀察(期間核酸檢測均為陰性)。

9月18日解除16天的隔離後,由專車“點對點”接送回福建莆田荔城區新度鎮家中,實施居家健康監測(經屬地評估,符合居家健康監測條件),期間嚴格居家無外出。

9月21日核酸檢測為陽性。經排查,張某某在莆密接人員1人(專車同車人員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中國駐印尼使館也已經實施了歸國登機前7天集中隔離。從開始集中隔離到檢出陽性,已達26天。

再次可見,個例的超長隱蔽期不在少數。有時按規定解除隔離後,還會造成新的傳染。

堅決反對污名化不知情的不幸感染者,但也應考慮如何更好地避免這種情況發生。